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仁君de网易博客

本博客以绘画、摄影、文学原创为主,未经博主同意不得引用或转载

 
 
 

日志

 
 
关于我

用文字珍藏生活、用镜头凝固时间,让我们采撷人类智慧的果实,感知世间的人生百味。

(文学原创)永远的北大荒版画家——杜鸿年  

2007-08-12 09:04:51|  分类: 文学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版画家杜鸿年

       想写这篇文章有很长时间了,这还要从北大荒版画家杜鸿年老师赠送给我的一幅版画说起。

        那是1985年,还在哈尔滨上大学期间,同学晓飞也是学版画的,曾拜师于北大荒版画派创始人之一的郝柏义。那段时间我们正在进行绘画作品创作,晓飞跟我说抽时间去杜鸿年老师家里看一看他的作品,也请杜老师给我们的作品指导一下,我非常高兴,因为对杜老师的大名敬慕已久。

       当时杜老师家住的是哈市南岗区的一栋半新的三室一厅的楼房,室内的面积并不大,客厅只有十几平方,采光并不好,中间却摆放着一张大桌子,桌上是印版画的工具和纸、以及一些创作的构图草稿样。

         杜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很深:个头不高,略显黑瘦,言语不多,性格沉稳。

         当时他正在家中搞创作,看到我们的到来他和高兴,把刚刚刻完的版画让我们看,并说:“这是去年到阿尔及利亚搞个人画展回来后又创作的版画,我准备把上次在那里写生的东西整理出来,再到阿尔及利亚展一次。”我们边看着杜老师的版画作品,边听着他的介绍。“这是他们民族的风情、这是老街、古罗马遗迹。。。”

         谈到作品创作杜老师的话很多,这时,他拿上来一幅人物肖像版画对我们说:“阿尔及利亚总统当时接见了我,还请我为他刻了这幅黑白肖像画留作纪念。”我们都没见过这位总统,看到画面上的总统形象,我们感觉到了一种艺术的真正价值所在——这是一张跨越国界、种族、信仰的名片,它代表了中国的文化、艺术、发展、信息,体现了生存在地球上人类之间的情感沟通,也正像大家庭里的兄弟姐妹之间的手足之情,因为没有国界的艺术语言使中国与阿尔及利亚两国间的距离又进一步缩短了。

        这就是艺术作品的魅力、这就是艺术家的伟大。

        杜老师始终在创作之中,看到我们的到来,他很直率地说:“我需要你们来帮我做点事,有很多的作品要整理、要印的,你们明天还要来。”黑白版画需要的是好墨,后来印版画的墨已经没有了,杜老师说;“你回去给我弄点印刷厂的墨,那是最好的墨。”我点着头,说:“一定想办法弄到。”

         想起来,那是暑假期间,我把墨弄到了,我们就用最好的墨开始印画了。

         就这样,我们每天只要下课或有时间就到杜老师的家里。

        杜老师很勤奋,这是他几十年养成的绘画习惯——没有时间的观念,只要想画、来了灵感,都要拿起笔去画,艺术家的追求就是这样!

       “北大荒”的人生经历,使杜老师练就了一身本事——信念、吃苦、追求。

        我能有幸与杜鸿年老师有缘而感到自豪——

       在这期间,杜老师送给我一本画册,封面是英文的主题——1984。翻开画册的第一页是——《杜鸿年画展》,主办:中国美术家协会;阿尔及利亚造型艺术联合会;中国美术家协会黑龙江分会。

        还是选用当时的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扬角为画展所写的前言吧:

      “杜鸿年,原名杜树修,曾用名土木。一九二八年生于中国安徽省阜阳县。一九四九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军旅生活中并未放弃对绘画的自修。一九五八年转业到北大荒,参加荒原的开发事业。在北方雄浑的大自然和劳动实践的感召下,与晁楣、张桢麒、张路等人共同形成了‘北大荒画派’。一九六二年到中国美术家协会黑龙江分会任创作员,从事版画创作。杜鸿年的版画创作,多取材于北方农场与林场的生活。画风淳朴、格调抒情、意境宽阔、色彩艳丽、刀法隽秀。”

        还有很多、很多的作品要介绍,想说的又那么多。

        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很难忘, 杜老师与我们交谈就像老朋友一样,从家庭到事业、从艺术上的观点到创作构思上的交流,他和平和又实际。记得杜老师跟我说了那么一句话:“我们稿绘画的永远离不开生活,一定要去体验生活,北大荒就是我很多作品的根源。”那时投身北大荒版画的画家们很执着,所反映的题材大都是火热的劳动场面和东北黑土地上的秀美山林与河流。

        杜老师很自豪地对我们说着:“王震将军、叶剑英元帅等国家领导人和部队高级将领都曾参观过北大荒的版画展览,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和热情的鼓励,现在想起来记忆还是那么清晰。”

        那个年代里,在北大荒的各个农场和林场的基本都是部队直接转业、复员的军官和士兵,杜老师就是其中的一员。农场的名字就可以说明这一切,如:“8510农场”、“856农场”、“857农场”等等,都是一个个非常具有纪念意义和光荣的原解放军部队编制号。

         北大荒的人,就是这样,那个年代、那个岁月,有很多、很多的故事要讲。

        凡是在北大荒的人、或从天南海北来过北大荒的人,都知道那时的“北京粮票”、那时的“塔头墩子”、那片绿的再也不能绿了的处女地,还有每天都要拍打的大蚊子、还有黑熊、狍子、野猪、野鸡等等。

        也正是这片神奇的黑土地,让艺术家感知了大自然的美,这自然之美让北大荒的艺术家们获得了灵感,他们画笔不停、版画的刻刀声伴随着春耕、秋收的欢声和笑语,还有大森林里放树的喊声而舞动着,那是一种自然和力量美的结合,就像山间清撤的泉水在青石上流淌一样。

        杜老师的绝大部分作品所表现就是这样的画面,这是艺术的创作,是一种用北大荒特有的浓厚的版画语言在告诉着人们——这里因为有了曾经参与北大荒的拓荒者们而显得更加迷人而美丽。

         与杜老师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是我终生难忘的,我不仅在绘画创作上有了很大的进步,更重要的是在杜老师那里学到了绘画之外东西,这就是认真对待艺术,认真对待生活,把大自然和人类所体现出来的美去更加完整地回报给社会,要让这种艺术的感染力去影响和深入人的心灵。

        在临要完成杜老师版画印制的那一天,他指着小屋和客厅中摆放的版画原版对我们说:“这么多天我们在一起很高兴,我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我的意思,这么的吧,你们喜欢那幅我的版画就再印一遍,算是留下的纪念品吧!”

        我和晓飞相视着,还真不知怎么办才好,这些作品绝大多数都是杜老师的北大荒版画的原版,是非常珍贵的版画作品,我们不能去印。最后,我们还是把刚刚印完的阿尔及利亚的《山下寺院》又印了一遍,杜老师说:“好吧,只要是你们自己喜欢的,我给你们签上我的留言。”就这样,我和我的同学留下杜鸿年老师唯一的、也是最后的一幅版画作品。过了一年,我们毕业就都离开了哈尔滨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后来听说杜老师去海南了,仍在从事着他的艺术创作,可再后来就听说杜老师病逝了,是在南方病逝的,不是在北大荒,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离开我们好几年了、好几年了,我永远怀念的杜鸿年老师!

        时间可以流逝,人的年龄也会增长,而艺术家所留给人们的艺术作品却是永恒的,无论我们到什么年龄段,无论我们是否都还存在,艺术作品却是永久存在的,这就是艺术的生命力。

        北大荒的版画在中国、在世界的美术史上留有着浓重的笔墨,展开的是辉煌的篇章。

                                                  

                                                  杜鸿年老师赠送的黑白版画《山下寺院》(阿尔及利亚)

     

     

 

 

     

  评论这张
 
阅读(103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