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仁君de网易博客

本博客以绘画、摄影、文学原创为主,未经博主同意不得引用或转载

 
 
 

日志

 
 
关于我

用文字珍藏生活、用镜头凝固时间,让我们采撷人类智慧的果实,感知世间的人生百味。

(征文)原创文学日记——第一次出海  

2007-09-12 21:40:47|  分类: 文学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篇文学日记写于1984年5月17日。背景是我们83级装潢班在山东大渔岛黄海岸边写生时的那段经历。

                                                               第一次出海

  来到这里,总是产生一种欲望,大海的魅力在吸引着我们,使我们无时无刻向往着。“我们要争取跟渔民出趟海!”不知是谁首先提出了这个想法,几位同学齐声赞同。

    一大早,我们三位同学就联系好了一艘要出一天海的渔船。这艘船是用于捕鱼作业的机帆船,船体并不大,最多只能装5人左右,人上多了活动空间是有限的,因为渔民还要在船上进行捕鱼作业。

    机帆船在晨曦的港湾里启动了,马达声振耳欲聋。船在蓝色的海湾里起伏着,随即慢慢驶离了海湾边的渔场,离来了在其它渔船上吃早饭的渔民们。远去了,远去了白色航标的灯塔,远去了在海边写生的同学们。我们挥动着长沿帽,向着海岸边喊边使劲挥着......

    天和海蓝极了。出海的兴致使我们顾不及许多不必要的担忧了。

    海可怕吗?我说它很可怕,深不见底的海,不知道有多深。

    船在宽阔的黄海海面上伴随着轰鸣的马达声一直向深海行驶着,海湾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大约过了一段时间,当我们回头望去,极远处的大渔岛只是隐约可见的、泛着不同色彩的横线......

    船正在加足马力向深海驶去。在我身边忙碌的是一位年龄比较小的渔民,看上去也就在20岁左右,那张黑里透红的脸庞露着憨厚的笑容。“到这里海就越来越深了!”操着浓重山东口音的他与我搭着腔,我立刻来了兴致。“你们家在什么地方?”渔民问,“黑龙江。”我顺口回答着。“远吗?”“当然很远了,要先坐火车、再坐轮船才能来这里的。”“你们真不容易,一天要出几次海?”我问,“远海的一天就一次,近海的一天能出几次。”“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下海捕鱼的?”“从小。懂事的时候就跟着家里人出海了。”年轻渔民的回答使我入了迷。

    望着远处在海的起伏中挺进的其它渔船,我大声地问:“那你们几级风才能不出海?浪大时你不害怕吗?”对于我这天真的问话,渔民笑了,笑得是那样的直白而开朗。“风浪大时也害怕,怕船经不住拍打,怕船上的指北针(他们叫指北针的)不好使,我们会弄错方向的。你想吧,在大海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前后左右都是海,指北针不好使我们是回不去的!不过,我们在出海前首先要检查的就是指北针,只要它好使,我们是什么都不怕的!”“那你们八级风还出海吗?”我担心地问,“我们在七级风的时候都出过海,不过是近海,因为渔汛期不等人。一般情况下这么大的风是不出海的,要在大队修船、等待了。”我轻轻地松了口气。

    到深海捕鱼区域了。远处隐隐约约看见在阳光照射下反射着银白色的几艘远航的货轮,那里就是中国与韩国交界的公海了。远处蔚蓝色的海平面飘着一排排圆圆的浮萍,天际的尽头,海是一望无际的弧形。

    海上的风是湿润而凉爽的,而炽热的阳光直射着,皮肤却有些灼人的感觉。渔民们黝黑的面颊上都有些细微的干裂,他们依旧露出淳朴而自然的笑,我仿佛又重新认识了海。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